阿暗喜欢心操呀

MHA全员厨
主:心操 相泽 霍克斯 少主

永远喜欢成年组🍡
永远喜欢老福特里面的太太✨
(在各大太太的lof下乱晃不敢勾搭悄悄吹爆太太✨)

其实我想小英雄圈算大也不算大 因为我关注的太太大多数都互相认识ovo(或者前天不认识但是昨天突然就认识的那种 其实归功于太太们太过于高产了叭 反正我做不到一天一片文) 缘分太过于美妙了。

【我英乙女】男友个性的真正用处

①含 /轰/ /爆/ /心/ /弔/ /相/

②ooc预警  幼稚园文笔慎入

③大概是乙女沙雕向(我真的不会写甜甜的 啊痛苦)

————轰————

从各种方面来讲轰君的个性可以说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有了轰君的照顾一年四季都是十分的快乐的。

“轰君,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啊。x酱有什么事要说”

“家里煤气没了 用个性加火吧 来来来进厨房 今天我们家的幸福靠你拯救了 ”

“嗷 来了……”

当然轰的个性用处还有很多 只要你想的到的关于冰火的他都办的到…

——《只要九九八不要八八八 就可带走这只轰君》——
                           ——《生活不易 靠个性过日子了》——

————爆豪————

过年过节出门带着爆豪 就可以安安心心过大年。

如果问为什么要带着爆豪 大概是因为带着爆豪等于带了一个移动式的打火机。

大年三十时

“爆豪 烟花到位了吗?”

“到了到了”

“爆豪队员! 带着烟花到远一点的位置 避免误伤人了”

“这个不需要你提醒 我也会放到安全的地方去点燃的蠢女人”

“爆豪队员要听从上级的指示 准备好了就让烟花飞起来吧! 点火!”

爆豪冷静的从掌心搓了点火点燃了烟花然后慢悠悠的踏着步子走向你身旁

烟花陆陆续续地从下往上绽放  在黑色天际绽放着刹那芳华。

 爆豪悄悄地伸出手臂 把你圈进自己怀里  温柔的撇过你的头 吻上你

炙热的呼吸扑在你的鼻尖  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

短暂,深入,彻底的一个吻。

“我听说在烟花下接吻的恋人,两个人会一生幸福”

———《大年三十的惊喜》——
                                          ——《只允许你与我看烟花》———

————心操———(关键词 冬天、身高差)

说实话第一次你从同学的口中听说隔壁班心操人使的个性是洗脑的时候。

你的第一个想法是 “这个性格十分的适合去除暴安良”而不是什么所谓的“干坏事用的个性”。

于是后来向心操表白成功 成了心操的女友时 你就暗搓搓的做好了“与心操上街除暴安良一日”计划表。拉着心操周末出来除暴安良!

周末扯着心操蹦蹦跳跳的寻了几条街也不见得有闹事的人儿 倒是见得街上一片喧嚣声不断。搓着小手哈了口气 幽幽的感叹着
  
“果然是欧尔麦特的时代啊”

心操从背后拉着大衣裹着你往自己怀里带 低下头轻咬着你耳垂
   
  “别看街了 看我吧 不然我会吃醋。”

后来你被心操一路晕乎乎的抱回了家。

————《太害羞了实在……!》————
                                               ———《啊 好可爱》———

————死柄木————

你没有任何个性。

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现实。所幸从小的时候你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你现在还是一名在校的学生有时会偷偷的旷课跑到街头算命来找着乐趣。这算命做着做着就做出了名声

被人广传是“一算便知你困惑 不准便是不要钱”。

以至于隔了个十万八千里的人儿都赶过来瞅一瞅 你这位“大人物”

说实话你自己听了都不信怎么会有人信呢? 你坐在你的摊上看着排着长长的队伍有一些失语。

你站起身做了个广播体操 疏松了筋骨后 挥了挥手 拿起身旁的大喇叭朝着那长长的队伍喊着

“大家好 今天的算命就到这里了 想算命的请明天来 谢谢!”

快速的收拾好了东西就准备着打道回府回家躺床上好好的睡一个快乐的觉。

没想着走过一条黑巷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抓着拖了进去。刚打算给那人来一个过肩摔 没想到那人就松开了手。你站了起来一脸气愤的打量着那个把你撂地上的混蛋。

一只手粘在脸上的奇怪混蛋家伙 这是你的第一观感。

“懂不懂礼貌啊 我把你撂地上看看疼不疼”你用了还算友好的语气说着 毕竟你是和平主义者 能说服他人就不动手 反正动手也打不过别人。

死柄木眉心跳了跳 想着今天肯定没有看黄历 想了想好像他出门也从来没有看过黄历。

从喉间挤出两字 “算命”

“想算什么 算完等我回家睡觉去”你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盯着他

“我的个性—崩坏 你觉得我应该做什么事情才有价值”

“啊 你去工地干活吧 那咔嚓 咔嚓的一下子挺厉害的。”

“人长得不怎么样 脑子病的不轻。”

死柄木歪着头看着你一脸嫌弃又拉起你的后衣领打算把你带回去研究。这个愚蠢无知的小姑娘的脑子是个什么结构。

这么想 也就这么做了。

那天你被死柄木带了回去。脑子是没被掀开 倒是成了敌联盟的老大——死柄木的女朋友。

啊究竟是为什么 连你这个当事人都想不出来

算了 大概是死柄木这个混蛋威逼利诱你 然后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了。

——《巨婴弔哥在线wink》——
                             ——《臭小鬼你在说什么》——

———相泽———(关键词—同龄、个性可听到别人内心的想法)

你并不喜欢你自己的个性甚至有一点厌恶。能听到别人内心的想法并不是什么很快乐的事情。并且会让你很难受。你没有办法控制你的个性 也没有能力控制。

没有人会懂得你的感受。如果诉说自己的苦难

人们就会说“啊 这个个性真好难道不是吗?可以听到别人心里的话”

你可知道人们说这句话时内心是怎么想的。

“啊 这个个性好恶心啊 以后不要靠近她了”

这是在你幼年第一次个性觉醒时听到别人讲的话。你心中一片灰暗。

如果说第一次感觉到希望是什么时候。那应该是遇见相泽的那一天开始。入学雄英高校那一天起。

偶然与这个哈欠连天的看一眼就困的家伙坐到了一起。成为同桌。与他打招呼时也不见得他回应一下 于是作为同桌你觉得相互了解一下还是应该需要的。

重点是你听不见他内心的想法 如果不是他还活着 或许你会认为他死了。

后来大半部分的时间都在学习和与你的同桌相泽打招呼 试图交流。

当然结果是没有成功。是一个很难交往的人啊 你觉得。有一次从别人口中听说相泽的个性是——消除个性。说实话 你有一点心动了。你也想尝试一下听不见别人内心的想法 宁静的感觉。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他应该不会理你吧 毕竟你到现在还没有跟他打上招呼。

你找了一份闲职是在猫窝咖啡馆里照看猫咪和平时端一下咖啡什么的。

“叮叮叮”

“啊 欢迎光临本店”你一如既往的招待着来往的客人。没想到一抬头看见的是相泽消太。这个情况有一点点微妙。 相泽倒是像不认识你似的穿过你身旁去吸猫去了。

你踏着步子走到相泽身旁 悄悄的问着

“那个 请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相泽抬眼看了看你“在学校里整天爬我座边一直叭叭的那个?”

“啊啊是我 你竟然认的我 真是令人高兴 我跟你打招呼为什么你不回一下啊”

“我不喜欢在无意义的事情上费心思 以后别在我耳边叭叭了 睡的睡不踏实 能记不住吗 问完了吗?问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别这样啊 同桌一场 这样子怎么可以呢……”

那天你和相泽聊了很多。大部分都是你在他耳朵叭叭他有没有听你不知道但是你叭叭了。 你听不见他内心的想法 当你诉说而他回答时 你感觉他所说的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话。从那时起你就与相泽交好了。

他是你生命中那一束炙热而真诚的光。

临近毕业时 你和相泽说了一句话。

“以后我上哪里找你那么好的人啊 相泽。”

  “那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不用去找了”

————《希望之光》———
                          ——《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快乐》——

内心os:相泽的这个我写的有一点迷……十分抱歉emmm。好了码完这个我这个小透明就退出写手界了(压根没有进过) 祝你晚上愉快✨✨

【置顶】自我介绍

这里阿暗! 可以叫我暗暗或者半仙都行

*现驻坑#MHA 小英雄# #工作细胞# #杀戮天使# #齐木楠雄的灾难# #rick和morty# #全职# #宝石之国# #兄坑#

*本命 心操人使 相泽消太 荼毘 死柄木弔  是小英雄的全员厨!

*【基本无雷点】请给我多安利叭! 是一个杂食党 目前只产我英乙女向

是一个学生党!!人特别沙雕特别好说话!!。

尽量会一个星期一更 大多数时间可能更文不定期(不跑路kkk)

*【高亮】如果有什么提议(什么都阔以)请小窗告诉我 十分欢迎来d!!

如果你喜欢我的话 我也会很喜欢你!!

不会画画的咸鱼🐠 想要做一个透明小写手✨

*先写一个置顶挂起来鸭🍡透明暗暗在线wink

【我英乙女】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①含 /爆/ /轰/ /心/ /相/ /物/

②第一次写文并没有任何经验的傻白甜文笔 慎入

③十分ooc 惨不忍睹

④混乱人称 比较沙雕不准打我

     ——爆豪——
半夜拉着爆豪一起看恐怖电影简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事实上在几分钟之前拉爆豪说要看恐怖电影时爆豪还吓唬着

“大半夜不睡觉看什么恐怖电影?? 你等会别给我吓到躲到我怀里了?我绝对不会哄你并且会把你踹出怀的”

于是乎现在躲在我怀里一直啊啊啊鬼叫西内西内的是谁?? 你不禁在心中感叹 当然这番话不可以说出来给爆豪听

——《好像发现了不为人知的爆豪的小秘密了…/小声叭叭》  《喂喂喂臭女人你在想什么呢??》——

  ——轰总——
“轰君 我想看恐怖电影”

“啊?”

“我想和你一起看恐怖电影!”

“其实我觉得晚上看恐怖电影不太好要不然我们看动作片吧 上鸣同学推荐了一部电影给我拜托我务必要看 (认真脸)”

“轰君指的是哪种动作片??!!”

“要现在开出来看一下吗 我也不太清楚(轰式懵)”

——《请上鸣同学不要教坏轰君》 《xx酱今天怎么怪怪的…(仍然懵的轰君)》——

 

——心操——
最近你的男友总是十分的忙看着他为了进英雄科而努力你这个老母亲(女友)真的是又欣慰又委屈巴巴的。作为一个女友你已经五六天没有看见心操了。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怎么讲也是隔了十八秋了…。

索性等到下午放学时赶在心操去训练之前堵在了普通班门口。

“心操 我们去看恐怖电影吧…?”

说实话在话问出口之前你认为大概是不可能同意的吧。

“今天不训练 应该是可以的”心操习惯性的摸摸脖子 歪头看着你

当你坐在电影院里时左手爆米花右手可乐看着电影才开始思考自己又不怕鬼看恐怖片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吧…

漆黑的夜衬托了荧幕中的黑白交错。午夜的空旷只容得下两个渺小的身影。肩头忽然一震,转头鄙了一眼是他的茸茸脑袋。周边所有的事物好像都停了下来 仿佛只剩下他的呼吸和微乎其微的哼声.样子有一点像我和他一起养的小奶猫。

我不动声色的偷偷亲了他的脸。

“晚安。我的心操先生”

——《心操真的好像小奶猫的》 《啊…电影讲了什么…?》————

  ——相泽——
“老师,看恐怖电影吗”

“不看”

“对不起打扰了/拽着相泽老师衣服拖走”

于是乎相泽老师被你拖去了看电影…在看到恐怖部分的时候会贴心的把你眼睛蒙住然后亲你一下

大概这个就是和大人谈恋爱感觉吧 你这么想到。

——《有时候武力解决一切》《其实我是懒得走》————

——物间——
“物间,看……”

“哈哈哈哈哈哈,你想约我去看电影吗,我不会去,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物间同学我想说 你有看见绿谷同学吗 我要约他看电影”

——《沙雕英雄学院日常》《请广大同学约物间出去看电影》————

一个小透明天天看着太太产粮度过日子的阿暗 突然萌生了想当个透明写手的想法(大概是游戏不好玩 动漫不好看 过国庆过傻了)真好。 明天会更好嗝…

(后来阿暗真的写了…必须夸我…夸我…夸…我)